夜,总是能摄人心魄。

不知道哪天开始喜欢上熬夜了。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,只是不想睡。也或许是心中总是有所期待吧。

记得有人和我说过,你熬夜,是在等她的消息吗。我没回答,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夜深了,心事了。

我承认
这故事太疲惫
4000公里
18个小时的奔波
看清
看不清
看懂
看不懂
心里已明了

明媚

说到新月,我承认,那是一个明媚的女人。

她是我研究生阶段的同门,典型的北京大妞。第一次见她,是在一个秋夜的师门迎新会上。
两年后的今天,我已经记不清当时她穿的什么衣服,也记不清她是怎样的表情。唯一记得的是她白白的皮肤,尖尖的下巴,现在很流行的那种V型脸。

记不清的就不说了。说说我记忆犹新的有关于她的画面:
读研的第一年冬天,师门聚会的KTV,昏暗的灯光里她一把抱住十几罐刚刚摆在桌上的啤酒说,这都是我的!你们别抢!

那次之后的新月,从大雪纷飞冬季的一杯倒,直接过渡到了夏夜酒摊的千杯不醉。

作为同门相处的两年里,我们一起在啤酒摊决战到天明,一起在甘南的藏区徒步奔走采访,一起为了写不出稿子而一筹莫展。

现在,我刚刚整理完明天采访需要准备的材料。说起她,总是太温暖。整个房间都不怎么冷了。哈哈。又是一个冬夜,三年了吧。

她。
温柔,善良,大胆,有才识。
她。
一个温柔的身体里蕴藏着不可想象的能量。
她。
一个明媚的女人。

2015年11月35日 01:21 于天津

《山河故人》
它作为贾樟柯第一部正式在国内上映的电影。万圣节的夜晚,我选择了它。
“故人”里,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贾樟柯那可怕的真实。
那真实是这样一个冬天。
晋生和涛要结婚了。涛去给梁子送请帖。梁子在破陋的平房里坐着,腿悬着空,身后是收拾好的行李和一张空空的土炕。
涛穿着彩色的毛衣从包里掏出了请帖递给梁子。
“不去了,我要走了。”梁子看了看请帖,脸上多少有些不屑,顺手把请帖放在了炕上。
这时的房间里静地让人尴尬,也尴尬的让你沉默。
那寂静的一刻,我就坐在那个房间里,看着他们,看着他们的尴尬,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。直到画面切换时我浑身一激,才知道那是电影。
我只是一名观众。一名感受到真实的并且可怕的电影的观众。

嘿,你好吗。那年富士山下的故事。

嗯,回来了,给这一个月摁个钉。
那年龙门客栈,最爱夜黑风高,那年苞米地边,最爱倒头睡觉,19天,半个情报团,一个新兵连,交了百把朋友,拜了几个弟兄,吹了不少牛逼,打发无数寂寞。
想想心里不舒坦,有留恋,大概也是因为牛逼吹多了,心虚,送别多了,眼花。
不折不扣,不见不散。
于是,我想起了那句话:你走,我不留你。但我舍不得。

雨天,很冷,阿弥陀佛么么哒。
上一次读大冰是一年前的事情了。流浪的岁月,流浪的中国西部,那里有漂亮的人们,动人的故事,还有西部凛冽的风与酒。
中国太大,并不是所有人和你活的一样无趣。有人说这是心灵鸡汤。去他妈的心灵鸡汤,这只有一碗江湖黄连汤。

今天,9月4日,起风了。
于是,下了一天的雨。

玫瑰问我:hey,你今天过的还好嘛?
我很想说,我过的很不好。但我只是摇摇头说,我不知道。

昨天想养只英短蓝,联系了半天。最后还是放弃了。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养猫,我明明很讨厌猫的。

现在是雨后的午夜,窗外吹着凉风,有些冷,我裹了裹被子。

城市,一个人的城市。没有亲人,没有情人,没有朋友。真的不好过吧。

我想我是孤单了。

不喜欢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逛超市,一个人去菜场,一个人遛弯,一个人生活。

一个人时,我总是不出门,把自己宅在家里。就算是很想出去,想想只有自己,还是算了吧。

一个人,一天,没有一句话。

在单位,遇到同事总是吧啦吧啦说个不停。有事没事就找话题和同事聊天。这逛逛那逛逛,停不下来的找同事聊天。即使无话可说,也要在有人的办公室坐着。

Hey,一个人在这偌大的城市,它有点像座牢,封住我的嘴,我的眼睛,我的思想,

Hey,一个人一个城。

Hey,一个人面对全世界。

听过了无数别人的故事,自己也经历了一段异地恋。每当提起异地恋,我都会想起我大学同窗四年的兄弟。

记得那时异地恋的他,彻夜的打过电话,也一口喝掉过一瓶二锅头,也哭的像个孙子。时至今日我清楚的记得那是长春的冬天,夜晚零下20度的气温。他用凉水洗了个头,穿上衣服,背起书包说了一句:我要去大连。便转身走进了漫天的大雪里。

6年过去了,他们现在还在一起。5月10日他们结婚了。可在我眼里他还是那个为了爱情走在漫天大雪里的少年,那样的坚定与执着。无数次的想如果是我,我会是这样的结果吗,我会结婚吗。

或许你是知道的,我是敏感细腻的人。每一个小小的细节,我都很在意。也或许每个人都怕孤独吧。当下班回家,面对空空的家,不知道这可不可以称作一个家。

孤独有时像一张网,一个人去菜场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遛弯,一个人睡觉,一个人的时候它会紧紧的网住你,当你拼命去抓去撕扯的时候它却又消失了。你可以说我矫情,说我不男人。但这些谁有不想逃离呢。说了好多,我也不知道在瞎说什么。呵呵。

窗外还在下雨,下了一整天了。听着雨声,听着故事。想你在身边就好了。

是啊,你在就好了,是啊,听一整夜的雨;
是啊,我爱你,好爱。

还记得小时候我家住在城乡结合部,小区的周边全是玉米地。

夏天时,我和小伙伴去小区周边的大野地去烤土豆,每次都是从家里偷两个土豆悄悄的溜出来。玉米地里全是尘土飞扬的味道,头顶的太阳也晒的很。

一个下午,一盒火柴,一把秸秆,一个烤熟的土豆,甜甜的。整个夏天,大家都是美美的。

那时候,春天风里有春的味道,夏天有夏的味道。至今还我记得那种说不出的风中的味道。

往事已过,回忆起来,那是,我喜欢的小时候。

1/40
© 陈生|Powered by LOFTER